雷狮世界第一好

跑酷式爬墙

【MHA】绿谷出久到底写了谁(已完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赤渊:

胜出轰出都有,纯搞笑文,勿较真。在纸上写下你们在这个学校最重要的人的名字,只有两个人都写了彼此的名字,绑匪才会把这两个人放出去的故事


==================


《绿谷出久到底写了谁》


CP修罗场


BY赤渊




绑匪绑架了整个雄英,在学校周围设下了重重炸弹。


“按照我们说的做,否则你们别想出去。”绑匪说,“要是你们随意动用个性,我就引爆所有炸弹,把你们整个学校的人都炸死。”


“你要我们做什么呢?”上鸣电气举手。


绑匪给每个人发了一张白纸。


“这是规则。”绑匪说,“在纸上写下你们在这个学校最重要的人的名字,只有两个人都写了彼此的名字,我就会把这两个人放出去!”


所有人面面相觑。


“不许交流!”绑匪对着天花板放了一颗子弹:


“从现在开始,一句话也不能说!”


 


这是在检测……信任度吗。饭田想。


这太难了,不仅自己要写对人,还要保证对方写的也是自己,这只有关系非常好的人,才能成功的写到彼此吧?饭田抓着笔,悄悄观察了其他人,英雄科A班的同学们个个屏气凝神,对着白纸发愁。


看上去……同班同学也不知道该写什么啊。


 


所有人都写完了,绑匪把学生们驱赶到不同的教室。


“再说一遍,我们人很多,并且有人是监控类个性,只要你们有人有一点反抗,整个学校都会被立刻炸飞。”绑匪再次提醒。


饭田看不见认识的人,他跟着绑匪走,被赶进了一个空教室。


“你在这里呆着。”绑匪说,“等人过来吧。”


等人?饭田没懂,等什么人?


莫非……他写的人也写了自己,他能出去了?


饭田紧张地看着教室门。


门突然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丽日同学。”饭田一惊,“你怎么也来了?”


“啊,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把写字的纸交上去以后,他们就带我来了这个房间,看上去是不能出去的样子呢。饭田也在这个房间就太好了,至少还有朋友在,不会无聊了。”丽日笑了笑,紧张地说。


等等……饭田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我想问一下,丽日同学,你在那张纸上……”饭田好像已经猜到结局了,“写的是不是绿谷?”


 


GG。


他们两个人写的还真都是绿谷。


“其实我在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就隐隐有预感,我觉得饭田同学应该和我一样,应该都写了小久吧。”


“没办法啊,说到朋友,肯定就会……”


“嗯,英雄杀手事件的时候,饭田同学和绿谷同学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这我也是知道的。”丽日坐在一张空桌子上,“所以写的时候我有在想,小久可能会写饭田同学?嘛……应该……不会写我的吧。”


“那为什么还?”饭田愣了愣,“你完全可以写别人的。”


“我不想否认自己内心的想法。”丽日笑了笑,“我觉得我在这个学校最重要的人是小久,他给了我很多面对事物的勇气,我……”


她低下头:“无论他写不写我,我的答案都是他。”


“你……”


饭田正说到一半,教室门突然被打开,他们俩都愣了,往门的方向一看,站在教室门口的,竟然是轰焦冻。


绑匪把门啪得关上。


 


“早上好。”轰焦冻面无表情。


什么情况。丽日一脸懵逼。怎么轰同学也被关来了这个教室?


“那个……早上好。”丽日犹豫了一下,打招呼。


“你们也没有出去吗?”轰焦冻的表情有点惊讶,“我以为你们俩中至少有一个人能出去呢。”


“诶?轰同学的意思是……?”


“你们写的不是绿谷吗?”轰焦冻一脸平静地反问。


沉默。


“啊哈哈哈。”丽日干笑,“这么说来,轰同学也……”


“嗯,我也写的绿谷。”轰焦冻平静地说。


 


三个人写了绿谷。


饭田,轰,和丽日。而这三个人现在没有一个出去的,全都待在这个教室里。


“轰同学为什么要写绿谷啊。”丽日终于忍不住了。


他们三个人一人坐在一张空桌子上,默默地以谈话消磨时间。原本饭田+丽日的谈话阵容还算可以,加上了轰,总是会出现谜之冷场,丽日必须不停地找话题,才能使尴尬的气氛不再蔓延下去。


“啊,我只是填了一个事实。”轰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脸上仿佛写着一行为什么要问这个,“不是问我重要的人吗,我就填了绿谷同学,就这样而已。”


“轰同学有没有考虑过绿谷填的会是谁……”


“他应该不会填我的吧。”轰焦冻的情绪没有什么波动,“现在出不出去这件事,我没所谓,职业英雄最后总会救我们出去的。”


“哈,哈。”丽日干笑两声。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原来轰同学觉得最重要的人是绿谷吗!而且还一副完全不在意绿谷怎么考虑的想法!这算什么?单箭头吗!


“真搞不懂,为什么绑匪要花那么大功夫搞这种无聊的事情。”饭田推了推眼镜,“对了,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既然我们三个人都写了绿谷,而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出去,那么绿谷他到底写的是谁?”


沉默。


“这样看来……”丽日说,“好像只剩下一个人了吧。”


 


三秒后,她心里想的那个人被绑匪推推搡搡地,进了这个房间。


“去死吧!还敢推我!要不是……要不是有老师的指令,你以为我不会把你们揍扁吗!”爆豪胜己愤怒地一踹门,发出一声巨响。


丽日:“……”


饭田:“……”


轰:“= =”


爆豪胜己一回头,看见三个人都坐在桌子上。


“搞什么?怎么你们也被关在这里,这是几个意思?按班级关的?”他皱着眉头。


“不是他。”丽日小声说,“不应该啊,爆豪同学也没出去吗?”


“喂喂喂,大饼脸,你在那里偷偷摸摸说什么呢?啊啊啊好烦啊!为什么阴阳脸也在这个房间?这么烦人的人都在一个房间,搞什么啊?”


“那个,爆豪同学。”丽日小心翼翼地问:


“请问你在那张纸上……写的是小久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爆豪胜己脸都黑了:“什么意思?”


“那个……”丽日心里在疯狂昏迷,“我写的是绿谷。”


“我写的也是绿谷。”饭田举手,“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是这样,被关在这个房间里面的人,好像都写了绿谷的样子,所以……”丽日战战兢兢,“我就想知道,是不是爆豪同学也……”


“搞什么!”爆豪胜己徒手捏碎了一张桌子,指向轰焦冻,“他们两个人写废久就算了,你为什么也来凑热闹?!”


“我只是照实回答。”轰焦冻继续面无表情。


“爆豪同学,冷静一下!”饭田作为班长,一下子站起来,企图维持秩序,“我们只是想了解情况而已!”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写的是谁?”爆豪冷笑。


是绿谷呢。丽日心想。


绝对是绿谷。饭田心想。


是绿谷。轰也心想。


“啊啊啊不要再看着我了!”


爆豪愤怒地又捏碎了一张桌子。


 


“那废久写的到底是谁?”爆豪的愤怒上升到了极点。


论谁都会愤怒的,爆豪胜己简直要怀疑人生了,刚才在教室里,他纠结了大概一个小时,才写下绿谷出久的名字。给自己找的理由是,废久那个白痴写的多半是他,那自己就给他一个机会,让他不要太失望能活命就好了。结果万万没想到,绿谷出久竟然写的不是他,废久怎么会写的不是他——


废久他怎么敢没写他?!


“真不是你们俩?”他狠狠地瞪了饭田和丽日一眼。


“真不是我们。”丽日连连摆手,“要是是我们俩,我们也不会在这里呆着了。”


“你为什么也写的废久?”爆豪胜己瞟了一眼轰焦冻。


“我写的谁,和你有什么关系?”轰焦冻语气也不好。


“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能管废久的事?”


“那你这不也没出去吗。”


爆豪胜己又掀飞了一张桌子。


 


四个人都可以打麻将了。


“不是大饼脸,不是你,更不可能是阴阳脸。”爆豪胜己坐在桌子上,“那是谁?!啊?!”


“小久在学校里还有很熟悉的同学吗?”


“常暗同学?”饭田已经开始瞎猜,“他和绿谷的关系好像不差。”


“不可能不可能。”爆豪粗暴打断,“都写常暗了,为什么不写你们俩?”


“那是谁呢……”连丽日也想不出来了,“梅雨酱吗?”


“开什么玩笑!”爆豪从桌子上跳起来,“你觉得我和废久的关系不如那些人吗!”


拜托!你们俩看起来关系是最差的好吗!


丽日在心里疯狂吐槽。


“等等等等……”爆豪突然想起了什么,“该不会是隔壁班那个吧?”


“B班?”


“不是B班!那个操控能力的!普通科的!”


 


话音未落,教室的门又开了。


四个人一起转头,看见心操人使站在教室门口。


丽日:“啊,又多一个。”


轰焦冻:“……”


饭田:“……五个了。”


爆豪:“啊啊啊烦死了啊!”


 


“这样啊,我们五个人都写了绿谷出久吗。”心操人使平静地坐在被爆豪炸烂的一张桌板上。


“你看起来好冷静……”饭田说。


“嗯,因为我知道,肯定不止我一个人写了他的。”心操的表情毫无波动。


“啊啊啊为什么啊?搞什么?一个两个的,都写废久?他到底有什么好的,让你们通通写他!?”爆豪的音量都抬高了。


说得好像你自己没写一样啊!丽日觉得自己在心里吐的槽可以绕地球三圈了。


“不过确实出乎我意料啊,我猜绿谷他会写这个脾气很臭的人的。”心操摸了摸鼻子,“没想到他没有写。”


“你说谁脾气很臭?你再说一遍,啊?!”


“好啦爆豪同学……”


“所以说……”爆豪捏着桌腿,“废久到底写了谁?!”


 


校门外。


“啊啊啊,欧尔迈特,太好了,你出来了。”绿谷流下两条宽面条泪。


“果然写欧尔迈特是正确的,没有想到欧尔迈特写的也是我,我……”被偶像认可的喜悦之情充斥着绿谷出久的心,因为同时和欧尔迈特写了彼此名字而被绑匪带出来的绿谷出久喜极而泣,抱紧了欧尔迈特。


“啊啊,绿谷少年真是,怎么哭成这样……”


“其他同学该怎么办……虽然可能没有人会写我,但是我写完欧尔迈特,果然还是很担心他们……好像目前为止,只有我出来了的样子……”


“别担心别担心。”欧尔迈特拍了拍他的脑袋,“马上就结束了。”


夕阳下,一对师徒互相安慰的景象如此动人。


 


END


 


番外:


 


“所以,是一场演习啦,演习。看看在绑匪提出条件、暂时没有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同学们会怎么灵活机动解决问题。”


“诶,可是这种演习有什么意义吗?倒不如说,更像心理测试诶。”


“话说绿谷少年,你知道有很多人其实写了你吗?”


“诶???!!!会有吗???”


 


 


彻底END

评论

热度(5209)

  1. 曲尚阑qvzhao赤渊 转载了此文字